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吉安频道 >> 教育

新建教学楼停工数年“烂尾” 数百名学生被迫“危楼”里上课

    来源:大江网 作者: 2015-07-03 14:50:00 编辑:肖茜

    新建教学楼停工数年“烂尾” 数百名学生被迫“危楼”里上课(图)

      “奶奶,我们学校建新的教学楼了,明年就能搬进新教学楼了。”这是永新县龙田乡龙田中心小学六年级学生贺小红读三年级时对奶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每次说到要搬进新教学楼时,都非常开心。

      如今,贺小红已经小学毕业,她没能如愿在新教学楼里上课,新教学楼带来的憧憬只能留给龙田小学低年级学生。

      眼下,耗资百万元、已经停工两年之久的新教学楼,除了给大伙带来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以及承建方、校方之间没完没了的官司,似乎什么都没有带来。

      新建的教学楼成了“烂尾楼”

      龙田乡是永新县较远的乡镇,下辖11个村委会,有15929人。由于离县城较远,加上众多的人口,因此该乡的小学生也显得特别多,目前龙田中心小学已经有近800名学生。

      然而,龙田中心小学里建设的新教学楼却成了许多人的遗憾——它烂尾了。

      一切要从3年前说起。

      2012年,龙田乡中心小学在校生有700多人,破旧的教学楼早已不能满足教学需求,当年下半年,永新县有关部门决定在龙田小学内投资140多万元建设一栋高标准的教学楼,新教学楼设计有20多个教室和多媒体教室。

      2012年9月,新教学楼开始如火如荼地施工,看到教学楼正式开工修建,学校教师、学生还有周边的村民都感到很兴奋,期望着150天之后到新教学楼上课。

      “奶奶,我们学校建新的教学楼了,明年我们就能搬进新教学楼了。”这是六年级学生贺小红在读三年级时对奶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每次说到要搬进新教学楼时,她都非常开心。

      如今,贺小红已经小学毕业,她没能如愿在新教学楼上课。

      7月1日,新法制报记者来到龙田中心小学,进入学校大门径直穿过中心操场就看到一幢四层高楼。远处看大楼已经基本成型,但门窗、内外装饰、保温层和钢形屋面等工程尚未动工,四周堆放着钢筋和砖块,大楼四周更是杂草丛生。

      记者仔细观察后发现,这栋大楼还没有封顶,露出楼顶的铁条没有经过任何处理,施工现场的脚手架也未拆除,钢筋和脚手架已经锈迹斑斑,楼内还堆放着几堆没有拆封的水泥。一块写有“施工地段,闲人免入;危险重地,师生免入”的警示牌,特别显眼。

      该学校教师介绍说,这就是由相关部门拨款建设的新教学楼,计划修建4层,教学楼施工图纸一应俱全,合同约定150天完工,本应在2013年4月完工,但直到这年的11月大楼都还没有封顶,此后更是停工至今。

      800名小学生危房里上课

      “烂尾楼”旁,就是学校的破旧教学楼,一些教室甚至都没有玻璃,不免令人心生唏嘘。

      一位不愿具名的老师告诉记者,由于花费100多万元的新教学楼没有建好,学生们只能被迫使用旧教室,这些旧的教室虽然已经破破烂烂,却不能花费太多的钱修缮,因为按计划这些旧教室都要拆除。

      提到学生目前的教学环境,家长们都非常着急。“改善教学条件,再亏不能亏孩子;学校占地面积是足够的,只有极少面积的符合教学用的教室,大部分是土砖结构的平房,存在严重安全隐患;教学软件更是严重缺乏,课桌也都是凹凸残缺的。”一位学生家长对记者说。

      6月30日,一位老师说:“之前说会尽快恢复施工,未完工的教学楼在校园里也存在安全隐患,地面堆着建筑材料,万一孩子们跑去那边玩受伤怎么办?我们实在担心学校近800个孩子的安全。”

      学校一份会议记录显示:为了防止这一安全隐患,学校方面特地安排了工作人员值班看守,由此还支付了值班补贴10万元。

      无论是学生家长还是老师都十分焦急,希望新教学楼能早日完工。

      该校校长颜文彪告诉记者,并不是学校不想建好,承接教学楼建设的是一家外地企业,他们当初是通过招投标来的,后期承建方出现了状况,始终不愿意继续建设。

      “施工质量致烂尾”说法遭否认

      “工程质量存在严重问题,再建下去也是危房,基础返工几次,返工时边挖边砌墙,两头开工致使基础墙不在同一线上且严重倾斜后就回填,因此存在隐患。”这是当地一位村民的说法。

      不过,该说法遭到永新县教育体育局的否认,该局党委副书记魏耀华告诉新法制报记者,对于校建工程管理都是严格按照有关建设工程管理要求进行的。

      那么,教学楼回填土方导致砖基础是否出现过异常呢?魏耀华并没有否认,据其介绍,2013年1月6日,该教学楼建设过程中确实出现过该问题,学校也及时向局校建办报告过。而教体局校建办也组织县质监、工程监理、设计人员、校方人员进行现场查验,在确认出现砖基础移位、偏位现象时就当场责令施工方停止施工,并由监理向施工企业下发停工通知。

      相关会议记录也显示,2013年1月9日,龙田中心小学召开了由县质监局、县设计院、监理公司、施工方法人代表、项目经理及局校建办、学校负责人参加的教学楼基础施工整改现场会,会议提出了砖基全部返工意见,并由监理人员现场旁听,符合要求后才能进行下一道工序的施工。

      魏耀华告诉记者,返工整改后,专业人员到现场实地查验后,一致认为返工到位,符合施工要求,不存在质量问题,遂同意进行下一道工序的施工。另外,施工过程中的隐蔽工程均经过了设计院、监理、质监、校方人员验收合格后方可进行浇筑,符合基建程序。因此,该新建教学楼主体不存在工程质量问题。

      该说法也得到了永新县住房和城乡建设规划局质监站站长龙飞云的证实。

      但事实上,砖基全部返工与后来的停工并非没有瓜葛。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砖基全部返工使得承建方的建设成本悄然上升,而双方的矛盾早就已经埋下。

      施工量增加后引纠纷

      除基础施工返工之外,还存在另一个棘手的问题。

      据颜文彪介绍,龙田中心小学和江西金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是2012年8月30日签订的合同。这份教学楼土建项目《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显示,项目施工期于2012年9月16日至2013年4月15日止,总合同款为140.825万元,完成基础拨款20万元,每完成一层主体拨款18万元,内外装饰完成拨款20万元,余款待验收合格后除留下保修金4万元外全部拨完。合同签订后,江西金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委托刘烨辉负责该项目,而后承建方按约进场施工。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难题出现了,由于施工地质条件较特殊,基础开挖深度必须超设计预估的2米,这样一来工程施工量明显增加。

      涉及双方纠纷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对于承建方施工量的增加,按照约定超出部分另外计算价格,承建方认为该部分须支付27.0321万元,并拿出一份盖有工程监理部门、承建方以及学校公章的工程签证单,要求支付这笔费用。

      然而,对于这份签证单学校并不认可,因为此种格式的工程签证单有多份,且每份签证的总价格并不相同。

      颜文彪说:“这份签证单是承建方用空白签证单骗取盖章而来的,多张不一样,合同当时也约定了超出工程量以外的工程签证需要得到上级部门同意。”

      由于双方对基础超深部分的工程量及造价存在的分歧,因此龙田中心小学申请对教学楼土建基础超深部分工程造价进行鉴定,经吉安文山会计司法鉴定所鉴定,该工程基础超深部分造价约19万元,这在后来的诉讼中也得到了法院的认可。

      但承建方始终不认可,先是将还未建好的教学楼搁置一旁并撤出了施工队伍,再后来就拒绝发放施工人员工资,项目负责人也一度失联,工程施工也由此陷入僵局。

      县教体局:将尽快恢复工程建设

      2014年5月,龙田乡中心小学将承建方江西金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其间,施工队多次找到校方,要求解决相关人员工资问题,2015年2月10日,经永新县劳动仲裁部门裁定并获承建公司同意,校方代为支付了农民工工资70875元,该工程实际已付工程款971875元,根据合同付款条款约定,加上基础超深款(已鉴定基础超深工程款192207.9元),合计该工程进度应付款1012200元。

      2015年3月31日,永新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龙田中心小学与江西金业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之间签订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有效,双方应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按照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自义务。为此,龙田中心小学提出要求建设方继续履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诉讼请求。

      法院认为,双方对基础超深部分工程量及造价存在争议,龙田中心小学对超深部分工程量拒绝付款,承建方停止施工均系依法行使合同赋予的权利,双方均不存在违约。面对该判决,双方都不服,承建方遂上诉至吉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官司还是继续要打,但是教学楼不能再拖了。”7月1日,记者结束采访前,魏耀华表示,近期县教体局将拿出方案,请有资质机构评估教学楼已施工的进度,将重新请有实力的建筑公司尽快恢复工程建设,尽量在年前完工,让孩子们能够尽早用上新教学楼。记者(康春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