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吉安频道 >> 教育

“增负”家长喊累“减负”家长担心 怪圈何时休?

    来源:吉安晚报 作者: 2015-11-02 09:55:00 编辑:肖茜

      减负怪圈何时休?

     

       只愿减负,别越减越重

      2013年,教育部公布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下称《规定》)曾引发广泛争议。其中“—至三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至三年级不举行统—考试,每门课每学期测试不超过2次”等规定,更是让不少家长拍手叫好。只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规定》在实际执行中,真正遇到了什么难题?“开学至今不到2个月,读一年级的孩子就已经考了6次”“我儿子读三年级,每天晚上写作业要写到10点多”……连日来,本报记者接到数位家长的“诉苦”电话,感叹现在的孩子“活得累”。更有家长将矛头直指“减负令”,“说好的减负,全成了空话”。

      家长的无奈

      作业量大、考试频繁,如此难题该怎么破?

      梁女士的儿子,在市中心城区一所小学读三年级。“一二年级的时候,作业量还比较正常,这个学期不知怎么回事多了好多”,看着儿子每晚在台灯下“奋战”到10点多,梁女士很心疼。10月25日中午,梁女士给记者来电,希望通过媒体与孩子所在的学校进行沟通,“能不能减少作业量,别让孩子这么累”。当天晚上,梁女士再次来电,称其经过再三考虑,觉得“老师的做法也有合理性,你不多做点,就会落在别人后面”。

      替孩子喊累,又怕孩子因为“不累”而拖了后腿,这样的纠结,很多家长都有。胡先生的儿子,今年读一年级。据其介绍,从9月份开始至今,不到2个月的时间里,孩子已前前后后参加了班上组织的6次考试。6次考试中,孩子的分数有高有低,考得好的时候,会高高兴兴地拿着卷子回家,倘若考砸了,会哭丧着脸求大人“原谅”。“他现在只要一听考试,就很紧张,有时候还会哭,生怕考得不好挨骂。想想,真是可怜。”胡先生称,其先前也考虑过是不是要找老师沟通沟通,但怕因此“得罪”了老师只好作罢。“我们建了个家长群,很多家长就表示通过考试能发现孩子的不足,赞成老师频繁测试,我也不太好发表意见”,虽说每次测验结束,老师不会在群里公布全班成绩,但胡先生总觉得这样的教学方法,很容易挫伤孩子的积极性。

      家长的担心

      学校减负,孩子学习上不去怎么办?

      作为一名经历过10年寒窗苦读的“80后”,二年级小学生家长曾婧自称曾是减负政策的坚决拥护者。“我就想孩子能开开心心地过个童年,不要跟我们一样死读书,读死书”,曾婧甚至告诉自己不能以分数标准来要求孩子,但事实是,这样的想法很快被现实“淹没”。孩子读一年级的时候,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非常少,曾婧也难得轻闲。“经常接孩子放学时,就听别的家长说送孩子上好几个辅导班,还会买很多学习资料回家帮孩子复习”,曾婧不以为然,直至期末考试,自家孩子的62分与班平均分91分形成的落差,让曾婧的心里不禁打起了鼓。

      “我当时咬着牙说服自己别太在意,接着‘放养’了我家孩子一个学期”,但结果依然令曾婧失望。“第二次期末考试,孩子数学考了69分,当时他们班的平均分是90分”,曾婧最后“想明白了”,所谓的“减负”是学校减了负,自己减了负,可是原本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其他家长却在暗暗给孩子增负。“再这样放任下去,感觉我会害了孩子”,曾婧称,从二年级上学期开始,她就尝试着给孩子加压,“买了几本练习册,放学辅导孩子做。前几天他们班测验了,进步很明显”。

      这边学校在减负,那边家长却在“增负”。为什么会这样?曾有人表示,关于减负,家长及学生有3种选择:如果所有人都减负,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其他人减负你增负,你将取得相对优势;其他人增负你减负,你就会处于弱者地位。所以,权衡利弊后的家长,很多会选择主动增负。“为什么很多家长给孩子报兴趣班,原因就是不想毁了孩子的未来”,一家长自嘲道,“在这个拼爹拼妈的时代,我们拼不起,只能让孩子多吃点苦”。

      有人说

      只要应试教育还在,减负只能是看上去“很美”

      从1955年教育部发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减负文件《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算起,减负口号一喊就是60年。但越减越累,越减越负,却成了很多人的共识。这是一个怪圈,有专家评论,只要应试教育还在,真正的减负只能是“看上去”很美。因为终点不改,起点从何改起?

      头顶“减负令”,为何还有老师愿意“顶风作案”?井冈山大学心理学专业讲师焦卉分析称,这源于部分老师“对于桑代克的练习律太过推崇”。焦卉认为及时复习固然重要,但并不意味着要大量简单重复的练习,而应在学生掌握基本知识的基础之上有层次、有针对性地练习,但显然有些老师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此外,部分老师上课抓不住重点,没把知识点讲透,加上教学方法单一,“教学唯一的目标就是考试,所以只好多布置作业”,由此也加剧了作业多、考试多的“增负”现象。

      教育部门

      减负要落到实处,学校和家长应配合

      针对小学生减负问题,我市教育部门有无具体措施出台?昨日,市教育局基础教育科一工作人员表示,除了国家层面的相关规定外,我市主要从3个方面作了一些具体的要求。在课程设置方面,学校“开课不能太满”,即按照规定,小学一天的课程设置应控制在6节课,另外可以加设1节活动课。关于考试,“小学不组织统一考试”。在教师考评方面,教育部门则把原有的学生考试成绩所占比例进行了一个下调,“由原来的50%左右下调到控制在30%以内”,强化了教师师德师风、素质教育等方面的考核力度。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接到过有关于作业量过多或者说考试过多的投诉”,该工作人员称,“减负要落到实处,我认为学校和家长要相互配合好,不能一边减负一边增负”。(首席记者贺晓梅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