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吉安频道 >> 文学艺术

八旬老人痴心制作帆船模型

    来源:吉安晚报 作者: 2015-12-08 09:30:00 编辑:肖茜

      

            小木棍、铁丝、棉布、针线、木块……周文轩,一位82岁的老人家,兼做画工和木匠,用巧手和耐心,将一艘艘记忆中的船只,展现在世人眼前。12月1日,记者来到吉州区乾明巷周文轩家中。看到记者前来,原本在纸上画船的他,兴冲冲地拿着图纸,向记者介绍这幅刚画的义渡渡船。周文轩说,他已经做好了3艘船,“铜壳子”“土苟子”,还有一艘小木船,“现在手上还在做一艘大的‘铜壳子’,就快好了,接下就准备做义渡渡船了。

      帆船,扎根在过往的人生经历中

      周文轩,家住吉州区乾明巷,是记者在采访中偶然遇到的一位老人。第一次来到他家时,记者就被摆在大厅桌上的几艘船只模型所“惊艳”。在一来二往的采访中,记者慢慢了解到周文轩和这些船只的故事。“我父亲是位掌船人,小时候一直随父亲在船上生活,一直到14岁。”周文轩说,他老家在丰城,那时经常随父亲在长江、鄱阳湖出船航行。

      从小在船上摸爬打滚的周文轩,对于船只已是非常熟悉。上世纪50年代,他来到吉安,在吉安港航运公司上班,虽然是做文职,却也没有脱离航运。对周文轩来说,船只已是他脑海中生根发芽的记忆。周文轩说,他画船是受到老乡的启发。2005年,周文轩开始在纸上画出记忆中的各种船型。“画完后就去找一些同事和专业的人看看,叫他们帮忙调整。”后来,他觉得画出来的图形还不够细致,今年6月,周文轩开始动手做模型。他笑着说,他当时只是想着试一试,没想到真做成了。

      模型,生长在2个月的手工打磨中

      吸管做成桅杆、棉布剪成风帆、铁丝弯成船锚……做船只模型是个精细活,船身的每个细节都体现了周文轩的心血。甚至连铁链的都是他用铁丝手工做的,“没有现成的,只能自己做。”最让周文轩发愁的是原材料,“最难找的就是木料,樟木最好,合适的木料在城区很难找。”除了做主体的木料,那些小零件更难找。为了找到合适的原料,周文轩每次外去散步时,总会到处关注废品堆,看到是否能作原材料,“你看,这根桅杆就是一把小提琴的弓杆。”尽管只是自己做着玩,但是周文轩从不马虎。每次做好后一定要打磨光滑,然后上色,晒干之后再刷一遍清漆。做完之后,周文轩还会写一份船只的介绍资料。可以说,这是一件非常需要耐心和细心的精细活。看到周文轩做出的成品,周文轩的老伴李奶奶也为他开心,为他骄傲。

      历史,散布在每艘船的身影中

      “你看,这艘俗称‘铜壳子’,是丰城地区颇具特色的木质船。”周文轩介绍说,这种船体短而宽,赤水略深,三桅三帆,结实稳固,吨位较大,主要用于江西至湖北、安徽、江苏、上海等地的货物运输,行船平稳,能张力抢风日行数百里,被老百姓称为“八面威风”。周文轩说,“铜壳子”的制作和保养是有讲究的。选料要樟木、柏木等硬木,做出来就跟铜板一样,所以才叫“铜壳子”。木工做好船后,捻工还要用桐油和石灰调成糊状糊平木块间的缝隙,干后上一层桐油。每到三伏天还要做保养。先做刮磨清洗,然后用优质的桐油擦拭船身四周多遍,用烧热的桐油浇淋船舱。最后,上一遍用桐油熬制的“秀油”。

      在吉安也许“铜壳子”不够常见,但是“土苟子”就很常见了。“土苟子”也是木质帆船,船型扁长,吃水浅,但是周转灵活,风帆高,速度快,是上世纪50年代初期,一些水上运输初级社的主要运输工具。“还有‘矮头子’,模型还没做出来。它主要是走小河。是上世纪50至70年代,吉安天河煤矿矿区运往赣江转运码头的主要工具。”

      “我没啥其他爱好,做这个,又能打发时间,自己也高兴。”他说,他不仅仅想再现那些船型,更想让每艘船上蕴含的历史传承下去,“如果这些船有科普价值的话,我愿意将船只捐赠给博物馆,让世人了解历史,传承下去。”(记者孔璐文/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