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吉安频道 >> 专访

伍成俊:景德镇陶艺博览会金奖得主

    来源:吉安晚报 作者: 2014-11-13 09:37:00 编辑:汪媛媛

    武成俊在陶瓷上绘制釉下彩绘画

    金奖

    伍成俊(左二)受颁金奖

      无意间得知吉安县永和镇有个陶艺坊主伍成俊,他的作品———吉州窑兔毫盏获得了2014中国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首届景德镇仿制历代名窑陶瓷精品大赛金奖,当即改变计划,下午5点从市区出发去看看,拍个金奖的图片新闻。等到和伍成俊谈了一席话后,还是决定写写他,只为他说了句“漫山遍野地去寻找本地的矿土原材料,只是为了更原汁原味地传承吉州窑陶瓷的特色。”“从办陶艺坊起,我就决定把自己的下半辈子交给陶艺,出不了精品死不罢休。”感动于他对传承吉州窑陶艺的责任。

      1.从小爱涂画

      1971年出生的伍成俊,从小就对艺术有特殊的感觉。读二年级时,家人要他去守着收回来的谷子别让鸡、鸟吃了,他就端个凳子拿本书,坐在晒垫旁,描画起书上的图案来。大人们看了他的画后都很吃惊,无师自通的小孩画得这么好?

      之后,伍成俊的书法天赋也展露无余。硬笔书法得过省级大赛的三等奖,大赛组委会和省硬笔书法协会主动吸纳他为会员。此外,他还发表过诗歌、散文等作品。遗憾的是同样多才多艺身为教师的父亲,在他3岁时就过世。母亲为了拉扯大他们兄弟二人,每天参加生产队的劳作,已是不易,没时间没能力培养他的特长。

      也正因为他对文艺的热爱,他的每一项工作都和文化相关。1990年底,他到原吉安职大教务处从事文化干事工作,刻钢版,出墙报,等等。之后,又在一家宾馆里从事文书工作,直到2004年底。

      2.陶研所里受熏陶

      机缘巧合,2004年底,在一家宾馆里做文书的伍成俊终于等来一个机会,应邀到吉州古陶瓷研究所工作,还是做文书、行政,他没有任何犹豫,欣然前往。

      在研究所里,伍成俊做完本职工作就“铆”在陶艺所,在展厅看陶器,看资料,或者到田野、到小巷、到池塘边看碎瓷片,并把它们的形象记在心里。有时,还向陶研所里的前辈、专家老师们请教,讨论。虽非有意,实则必然,正是这段时间的耳濡目染和用心学习,为之后他从事吉州窑制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说,在后来设计、制作陶器花纹和器型时,这些存在心底的元素都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得心应手。

      他送展获金奖的这个兔毫盏,也正是与他当时在陶研所里学到的知识紧密相关。专家评价他的兔毫盏,盏外面是鹧鸪斑,色彩斑斓,清晰,关键是盏里面的兔毫,走向均匀,发色好,形似而神似,器型与古陶瓷极其相似。

      3.不遗余力传承吉州窑

      2009年,因种种原因,伍成俊决定离开陶研所自己创业。干什么好呢?开始时,伍成俊和其他创业的人一样,目光只瞄准那些能够快速致富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短平快的行业”,比如承包工程,做生意,或者搞养殖业。但他的爱人、家人、朋友都觉得伍成俊应该发挥自己的专长,做生意是浪费人才。

      经过再三考虑,在亲友们的支持下,伍成俊决定投身可能是最有前途也最辛苦的陶艺业。

      开弓没有回头箭,伍成俊筹集了10多万元资金,立即租了片山地,开起了吉州窑陶艺坊。也就是从开陶艺坊的那一天起,他在心底默默地许下了诺言:要把自己的下半生献给这项事业,做不出精品,成不了气候死不罢休;作为吉州窑所在地的后人,有责任有义务挖掘、传承好这项庐陵传统文化事业,并发扬光大。

      创业不易。由于资金不足,伍成俊的陶艺坊不是钢筋混凝土结构的,而是简易的棚子。每到大风大雨时节,顶棚总是要被掀掉几次,一些东西被砸得稀烂。而每当这个时候,伍成俊不是先去抢陶器,而是先把工人们召集到相对安全的办公室来,蹲在地上,以保证人身安全。

      2009年农历12月24日,小年,这一天对伍成俊来说,是个具有特别重要的日子。这一天,他人生的第一窑以黑釉陶器为主的陶艺作品面世了,经过几个月的摸索、准备,50件作品中居然有60%的成功率。他欣喜若狂。他的家人、员工同样分享着他的喜悦,实际上是他们共同的喜悦。

      不断的摸索中,伍成俊的感觉越来越好,技术越来越好,期间当然少不了四处求师问道。2013年9月,伍成俊的经济条件稍好,政府也大力扶持,加上原场地拆迁,他就搬到了现在的地址,有10来亩地,有了坚固的工棚,他再也不用担心大风大雨的威胁了。

      如今,伍成俊的窑烧产品釉下彩绘陶器成功率在95%以上。但他还是没有丝毫的松懈,因为他有远大的目标。当记者问他这次在景德镇得了金奖有什么感想时,他说:虽然这个获奖的兔毫盏算是我的作品中的极品,与古吉州窑陶器的特性也很像,但我还不是很满意。艺术是无止境的,我必须加强钻研,努力传承传统特色,特别是制釉。”说到制釉,他又说起了一个细节。去年,景德镇国家用瓷办公室主任、省工艺美术大师于长征来永和考察。有一次看到他去山上、田野到处找原材料,自己制釉,就问他为什么不到景德镇去买现成的成熟的釉,没必要这么辛苦。他说,之所以漫山遍野地去寻找制釉原材料,为的是多保留本地特色,传承吉州窑原有风格,也就是让陶器原汁原味,“土”些更“土”些。他的一番话感动了这于主任。于主任当即表示要帮他去大力推广和宣传。前两个月,省外侨办特意在伍成俊的陶艺所里订制了一批陶器,作为省领导的外事礼品赠送给外国友人。这也算是对伍成俊的一种肯定吧。

      当记者问伍成俊,现在曜变天目的陶瓷很吃香,是否想尝试时,他说:不会,我只做吉州窑的东西。而且吉州窑的东西,穷我毕生也学不完,做不完。”

      或许,伍成俊专职从事吉州窑陶器制作的时间不算长,甚至是个新人,但从他的执著他的追求他的理想看,似乎能让人找到吉州窑必定兴盛的理由和信心。

      新闻链接:兔毫盏是始于唐、盛于宋的常见黑瓷茶具。状如倒扣的竹斗笠,敞口小圆底,风格厚重粗朴。最初产于古建州(今福建建瓯、建阳、武夷山一带),故又称“建盏”。之所以称兔毫盏,是在黑瓷茶具中,有一部分并非纯黑,而是在黑釉里面夹杂着均匀的银色或黄色丝缕,状如秋天的兔毫,故得名。兔毫盏盛行是缘于宋代皇帝好茶,器型和制作工艺方便搅拌、观察茶的汤色和保温。

      -记者李夏署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