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吉安频道 >> 专访

周会生:绝症患者的生活实录

    来源:中国吉安网 作者: 2015-02-09 10:04:00 编辑:汪媛媛

    周会生每天坚持写作

      -本报记者罗仁瑾、实习生郑湘川文/图

      “向民间学习,到乡村取材,无疑是文学的正道;对普通人命运的关注,无疑是文学的重要使命。”

      2014年5月,第四届白鹭洲文学奖出炉,省作协副主席江子对获奖作品《篾匠客》作了这样一番评价。然而,颁奖典礼上,《篾匠客》的作者周会生,却意外地缺席了。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周会生正躺在病床上,与死神搏斗,接受着命运残酷的安排——化疗。

      正月传来噩耗

      “正月过去了,二月过去了,三月也过去了,四月快过去了……还不见回家”,在周会生未发表的生活随笔《一只粽子》里,正月,这个全家团圆的日子,家里的老母亲,却怎么也等不来儿子钟生的归来。

      钟生,或许就是会生。

      2014年,也是这样一个正月,也是这样一个喜庆团圆的日子,30余岁的吉水实验小学教师周会生正准备着回乡下过年。年前,因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却不幸被查出患有淋巴肿瘤。随后,周会生上北京治疗,开始接受化疗,前两个疗程里,一连几个月,都没有回家,而他下半身因化疗完全瘫痪,不能活动。

      1月26日,记者采访他,对于过去一年遭受的一切,周会生用“不堪回首”四个字来形容。经历8次化疗,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自己都记不清了。然而,也正是在这一年里,他在血液科的绝症病房,看到了普通人生病的百态,看到了绝症病人坚强活着的人生渴求,也看到了人性对爱、对美的至死追求。

      病房里的绝望与喜悦

      “血液科的绝症病房,我们如圈养的枯瘦鱼儿,整日来回其中。日子似那百年土墙,斑裂剥落,偶尔缝隙间出现一丝绿苔……”在他的文章《病中杂记》里,有这样一段话。

      在他的文章里,有因医药费昂贵而放弃治疗的邻床大哥,也有82岁的理学家胡教授的辞世,更有病友对命运的无奈抗争……这些绝望、沉重的故事,真真切切地发生着,也深深地刺痛着周会生的神经,“我的文字可能会让人觉得沉重,但是这些都是真实的,情感如此,难以控制。”

      周会生患病前爱好摄影,经常上完课,就骑着自行车,带上照相机,在县城里转悠,是个积极乐观、爱生活的人。即便在医院,只要身体允许,他就到其他病房里串门。

      在病房里,有几件事让周会生印象特别:爱吹牛的峡江老表,说自己常常到山上去抓蛇、打野鸡,就算生病了也去水里捞鱼,病友们知道以他目前的状况不可能,却不忍戳穿;一位白血病病人的床头上摆满了药罐,却在中间摆了一面镜子,他特别爱照镜子,时时关注自己的容貌,临走前,病友们发现他的镜面开裂了,裂纹就像一朵小花……

      还有《病中杂记》里胡教授唱童谣,璋璋因穿着花俏被病友叫作“花花”,杰杰对着敞开的窗户向命运之神发出宣誓……

      “在病房里虽然沉重,但是大家也爱美、爱唱歌,也能感受到生命的喜悦;对生命的挣扎和向往,令人动容。”周会生说,“我希望能通过我的文字,让正常人能明白绝症患者生活的状态,也让人们更珍惜生命。”

      看淡生死也是一种人生策略

      过去一年,周会生只要不化疗,每天都坚持写作,大多数时候每天只能写半个小时。在他的书桌上,记者看到了一沓沓厚厚的手写稿,他把自己化疗过程的所见所闻都用文字记录下来。目前,已经写就了2万字的日记《病中记事》。除了日记外,他还写生活随笔、散文,零零碎碎也写了11篇,共1万字左右。

      “我之所以坚持写作,就我个人而言,希望能记录人生中最艰难的过程,让后人好好爱惜身体;其次,想展现我看到的普通人对生命的渴望和执着的追求。”谈起自己坚持病中写作的初衷,周会生这样说道。

      经历了多次“生死搏斗”,周会生对待生命看淡了许多。他说:“把生死看淡些,心态才能平和,不压抑,才有利于治疗。但是,行动上要积极治疗,这也是一种人生策略。”目前,周会生身体正逐渐恢复,能够活动自如。

      20多年的教育生涯,周会生对讲台有特殊的感情,“我做梦都想回到讲台,继续给学生们上课,讲述中国文字的优美。”对于未来,周会生还有许多的想法,“如果生命能够延续的话,我想把自己的老家通过文字表现出来,还想写更多感动人心的事,让自己的文字多传递出一些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