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吉安频道 >> 专访

一把篾刀写春秋 记吉安县登龙乡老篾匠彭秉相

    来源:中国吉安网 作者: 2015-03-06 10:36:00 编辑:汪媛媛

    彭秉相在自己的作坊做篾器

      在吉安县登龙乡,提起龙岗村的彭秉相,上了点年纪的人都认识。

      无论盛夏还是寒冬,你若走到登龙乡政府附近的那条马路上,不经意间回首,就能看到彭秉相独自坐在自己的作坊里,心态平和、慢悠悠地用篾片或篾丝编织着各种篾器,同时也编织着自己有意味的岁月。

      正是彭秉相老人在无数日月中默默坚守,篾匠这一行在登龙乡才得以延续至今。

      在当地,村民们夏天依旧可以坐在吱吱作响的老式竹椅上纳凉,累了就扑下身子在竹篾席上呼呼大睡。妇女可以提着竹篮装上礼品去走亲戚,老人可以提着竹粪箕去捡拾牛粪,小孩挽着竹篮子去自家菜园摘菜,青壮年担着竹箩筐去收获果实,或铺开竹篾垫去晒谷子。

      2015年的元旦,彭秉相大病初愈,身体稍有恢复,他就闲不住了,必须找点活干。你瞧,那把摸了一辈子的篾刀一上手,人就神采飞扬起来。圆圆的一根竹子,三下五除二,就被整成了薄薄的竹片,或细细的竹丝。

      可是有谁知道,如今儿孙满堂、衣食无忧的彭秉相,却有着叫人心酸落泪的童年。1926年,彭秉相出生在龙岗村一个屠夫家庭。父母都是文盲,只会勤劳苦累,生活本已艰难,怎奈1930年,世道混乱,他的父亲和他还未成年的兄长,被当作AB团成员给杀了。母亲顿觉天塌地陷,狠心抛下8个儿女,自缢身亡。

      5岁的彭秉相没了父母,他13岁的大姐就成了家长。为了生路,5年后大姐找到一个忠厚的篾匠,请求他收彭秉相为徒。从此,彭秉相开始了艰难的人生,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挨打受骂的日子。

      虽然过的是常人想不出来的苦日子,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不如猪,干着力气活,却也锻造了坚强的意志,练就了一双巧手,悟出了一手作篾的绝活。出师以后,他凭手艺四处打拼,用篾片编织人生,靠勤劳养家糊口,以诚实赢得信任,在村里站稳脚跟,并逐步赢得尊敬。

      80年的篾匠生涯,彭秉相用了多少根竹子,编了多少件篾器,一年又一年反复被多少农家雇佣,没谁能说得清楚,但他做篾的技艺日益精湛,倒是有目共睹。

      彭秉相说,做篾的基本功包括: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从锯成竹节,剖成篾片,到编织成篾器,优秀的篾匠必须样样通晓,件件扎实。做篾的第一道工序,是把一根几米长的竹子,用篾刀剖为篾片。一片篾还必须再一分为二,剖出好几层,变成像均匀的纸片一样轻薄,才好编织篾器。用篾丝编织的篾器,比如箩筐,就要把篾片解剖成篾条,然后是拉篾。一根篾丝起码要在刮刀与拇指的中间反复拉四次,粗了不软,细了不牢,全凭手指的感觉和个人经验。篾匠剖出的篾片,必须粗细均匀,青白分明;编的筛子,要精巧漂亮,方圆周正;织的凉席,要光滑细腻,凉爽舒坦。连最简单的一根竹扁担,也讲究上肩轻松,刚韧恰当。

      篾匠做的其实是个精细活,功夫全在手上。别看彭秉相年近90,十根指头像松树皮一样粗糙,却照样能灵巧地拨动着根根篾丝或篾片。他九十岁的人世沧桑,似乎就显示在那双手上。他的手指和手掌被篾片刮伤过无数次,但是正是这双手,编出了数不清的竹器,也编织出一个老篾匠漫漫人生路。

      80年来,彭秉相编织的农家日用篾器有200多种,不仅价廉物美、结实耐用,还经济环保。从厨房做饭洗菜的各种用具,到餐厅吃饭用的碗筷杯盏,厅堂摆放的家什器皿,卧室必不可少的竹席睡椅摇篮,晒谷用的晒垫,筛米用的筛子,雨天戴的斗笠,还包括鸡笼、渔具、背篓、扁担等,各种农家劳作用的工具,品种不一而足。

      彭秉相也带过许多徒弟,一茬接一茬,徒子徒孙不少。遗憾的是,近些年来,塑料、金属等材质的日用器具,陆续取代了传统的篾器,彭秉相的徒弟们已慢慢地不做篾匠了。但是,彭秉相说,年轻的时候,他靠作篾娶妻,养家糊口,现在老了,不能闲出病,还得做篾。

      彭秉相的孙子彭泽民是90后大学生,他用“生活简单,忠于本心,享受人生”来概括爷爷的生活。他认为,爷爷对做篾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90岁还在坚守,这也是爷爷享受生活的过程。

      彭秉相确实已经很老了。他早年做篾是为了挣钱养家,现如今做篾就全凭着一份特殊的感情,或者说仅仅是习惯了。有些熟人或邻居拿来一些旧篾具来修补,他只收一元、两元,还不够买竹子。附近乡民前来定制或购买新的篾器,也并不多。但老篾匠彭秉相,至今还执着地守着一门手艺。他一天不摸竹子和篾刀,手就发痒。他一天到晚在作坊里摸摸索索,儿孙们也权当是他在消磨时光。

      其实,竹子,篾片,篾丝,还有篾刀,早已融入了彭秉相的血脉之中了。坐在他的身边,你甚至还能闻到从他身上溢出的一股毛竹的清香。

      彭秉相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手艺人,但他是一个能够坚守,80年如一日,神不乱气不躁的手艺人。他并没有创造轰轰烈烈的业绩,但他以一颗淳朴的心,用那双伤痕累累的手,做了一件又一件优质实用的篾器,为当地几代村民的日常生活提供了很多便利,也为他自己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亮色,带来了精神的慰藉,还有无限的心灵乐趣。

      在古老的龙岗村,路边作坊里那个作篾的耄耋老人,不仅成为了他的子孙们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和脑海里永远抹不去的记忆,更成为了这座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一道独特的风景。篾匠这一行同打铁补锅等传统工匠一样,也许会消亡,但是老篾匠彭秉相身上那股辛勤劳作的执着,将恒久地存在。彭福华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