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吉安频道 >> 专访

从台湾走向全球的传奇人物——华裔神探李昌钰

      永远不要说“不”。要知难而上,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样你才能成功。

      生,要在平淡之中求进步,又在艰苦中见其光辉;人生,要在和谐之中求发展,又在努力中见其希望;人生,要在安定之中求富足,又在锻炼之中见其庄严;人生,要在沉默之中求智慧,又在活跃中见其弘愿。

      ——李昌钰

      21年前,美国辛普森杀妻案那场“世纪大审判”全球瞩目。如今旧案已尘封,案卷已发黄,但有一个人在亿万公众脑海里的深刻印象实难淡漠。他一直是海峡两岸和世界关注的新闻人物。

      他,就是当年此案的专家证人、以精湛严谨的刑事鉴识高水准惊服众人的李昌钰博士。法律界公认说:是他的关键作证,最终证明指控辛普森杀妻证据不足,让王牌律师和从不失手的检控官高手对垒的辛普森案一锤定音。

      已年届77岁的传奇人物李昌钰可谓“现场重建之王”、世界头号“物证鉴识大师”,他学识渊博,睿智严谨,刻苦勤奋和人品正直,屡破疑难奇案,享誉国际。他的大名在美国、中国和世界家喻户晓。《审判美国》一书的作者德肖维兹说,李博士在世界上可谓是无与伦比,别人只能看到随机的信息的时候,他却看到有序的证据;他是当代的福尔摩斯,而他的书读起来则像柯南道尔的侦破小说。

      李昌钰博士这些年来在美国各州与全球其它17个国家参与调查8000多起重大刑案,从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绯闻案到肯尼迪总统被杀及家族案、从尼克松“水门案”到“9·11事件”、从事关重大的白宫前助理福斯特自杀案到台湾“3·19”枪击案、联合国南斯拉夫种族屠杀万人案,直到日前最新事件———美国花花女郎安娜·史密斯2007年2月离奇死亡案,李昌钰屡屡担当起作重大物证鉴识的办案重任。

      李昌钰博士的刑事鉴识的名气和最高水准闻名世界。他的学生遍及全球,包括前苏联、阿拉伯国家、欧洲及非洲等,许多人已经成为各地鉴识领域的中流砥柱。迄今这位“科学神探”至少已获全球800多个响当当的荣誉奖项。李昌钰专门研究破案的专著《智破疑案》(CrackingCases)及《再破疑案》(CrackingMoreCases)两本书被奉为刑侦学领域的经典,赢得了同行的极高评价。

      生于中国扎根台湾

      李昌钰1938年出生于江苏省如皋县。其祖上世代经商。其父继承家业后闯荡上海滩,经营石油及日常用品的贸易发迹。李昌钰1岁多时随家迁到上海,1949年他父亲搭乘的太平轮出事沉没在海上遇难,全家13个孩子由其母一人抚养,家境变得甚为贫寒。为了省电,一家兄弟姐妹要围在一张圆桌上一起看书做功课,睡觉时间一到,得马上关灯。虽然母亲没有接受过教育,但是她知道他们父亲对子女教育的重视,严格要求孩子们读书。李昌钰入学那一年,学校不允许学生光着脚上学,母亲便用省下的钱特意替儿子买了双鞋,大部份时间都光着脚的李昌钰知道这双鞋得之不易,总是在上学时光着脚丫提着鞋子走到学校,到了校门口才将鞋子穿上,下午一走出校门又马上脱下来,提着鞋子光脚走回家。这双鞋伴随他走了很长的日子,也走出了他人生的轨迹。

      1957年台湾海洋学院录取了他。刚就读一个星期,得知中央警官学校招生,他在家人的反对声中偷偷去参加了招生考试。入学第一天,教育长及教官对新学员训话,询问新学员为何选择警校,他说了大实话:因为警校免学费,又有津贴,加上毕业后工作有保障。语音刚落马上引来哄堂大笑。可谁知李昌钰的心呢?他觉得自己的学费及生活开销给家人带来太大的压力,又不能一辈子靠兄姐的帮忙而因此决定改读。

      在金门岛服完兵役后,李昌钰回到原来的台北市警察局外侨组工作,负责处理外籍人士的居留手续等事务,结识了马来西亚出身长大的华侨子女、正在台湾师范大学攻读教育学位的宋妙娟。1962年春天,他们在台北结婚。其后他辞去了警官工作,告别台湾前往马来西亚沙捞越。李昌钰受聘为当地华联日报的记者,在恶补广东话后就到社区采访,不到三个月升为助理编辑,五个月后被任命为总编辑。

      身揣50美元闯美国

      1965年是李昌钰一生重大的转折点。他身揣50美元和妻子到美国,志在读博士。他在纽约半工半读持续了10年,靠在餐厅端盘子、在证券公司当跑腿、教中国功夫等支付自己的学费、生活费用,他还当过化验员。

      19世纪末20世纪初,科学研究的突破性成果开始沿用到刑事案件的侦察上。血型及指纹辨别的侦查方法逐渐在刑事界使用。而随着自然科学的不断发展,刑事鉴识的技术也越来越准确,越来越能见微知著。这门学科的难度很深,除要有物理,化学等自然科学的基础外,还要全盘了解美国的刑事系统,法律系统,以及警方的作业方式,这门新学科真正成为显学,在1965年以后开始了。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全美只有3个刑事鉴识化验室,到了1965年时全美的化验室已增加到100多家。纽约市立大学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随后跟进,设立了全新的法庭科学系。李昌钰曾受过警官的训练,也参与过初步刑事鉴识,觉得这一专业能发挥专长,又有兴趣,便决定去提出申请。他顺利地申请到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新设立的法庭科学奖学金,正式攻读学士学位。他一边干化验员的工作白天上班,晚上上课。并很快又从化学系转到法庭科学系,1972年拿到纽约市立大学刑事科学系学士学位。

      李博士说:“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社会环境很特殊,那时歧视有色人种,尤其认为华人只会开洗衣店和做饭。当时全美所有的鉴定中心都是白人主管,而法医学领域几乎没有东方人。做这一行要求思维周密,反应快,语言能力强,因为要面对法官论辩,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挑战性越强,我越喜欢。”

      他讲了一件事:“我在纽黑文大学的时候已经做过许多刑事鉴定,破过很多案子了,所以是已经有些名气了。刚到鉴定中心的时候,大部份美国警察都很尊重我,但是有一个人讲了不太恭敬的话,我当时想开除他,不过他立即道歉。后来他在我手下工作了好几十年,娶了中国太太,爱喝中国茶,并说愿意变成中国人。”

      他说:“靠权势和钱财而获得的尊重是假的,短暂的,一旦失去权势或破产了,朋友都会不见了。中国从古到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在破案的时候,我总是先去做,遇到最困难最危险的案件时更是这样,不能够只让大家去做,而自己不做。一般鉴定中心的主任都不会自己做试验,而我不但自己做,而且遇到大案,都是亲自坐镇。时间长了,就会赢得人们内心的尊重。有一个警察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为我服务,他经常说,不幸早生了20年,否则跟我学,也可以成为名人。”

      当李昌钰终于在刑事、生化、法律领域汲取了丰富的知识,并在37岁时得到博士学位的时候,他已成为能用流利的英语办案、以教授身份讲课,并用英文著书立说的专业人才。

      超级勤奋助他攀上事业高峰

      1978年,李昌钰受聘到康州警方的鉴识科学实验室工作。勤奋的李昌钰每天日程安排是:清晨4点半起床,阅读专业材料,7点到实验室,连续工作12个小时,分析罪证,与检察官、侦查员、律师开会讨论案情或出庭作证,下班后回到他在康州市莱福特靠海边的家,晚上如果没有演讲就一头扎进三楼的工作室直至深夜。也许难以置信,他几乎不看电视节目。

      他的时间哲学是:每天少睡2个小时,吃喝则只用1.5个小时,一年就能节省3285个小时。如果将这些节省下来的时间用在工作上,你一年就能比别人多做3年的工作。他深知大学教育对一个人成功的重要作用。他所以花10年时间半工半读,先后拿到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就是基于这一认知。他在海南对北大研究生谈读博时说:“人生就如搭乘火车,经过大学、研究生的训练,就等于你取得了上火车的车票,当然最终上哪一班火车,往哪一个方向走,今后的发展,都需要自己作决定,但是如果没有大学的教育,你连上车的机会都没有。”

      还是在李昌钰在大学半工半读的时候,他白天在实验室工作,晚上上课。实验室有两位同事,一位是白人,另一位是黑人,他们看到李昌钰白天晚上忙碌不停,周末从不休息,都劝说:“亨利,何必这么卖命?为什么不学我们这样,下班后到酒吧喝喝啤酒,周末看场球赛?人生何其短,为何不享受一番?”李昌钰回答说:“现在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呀!”后来,李昌钰陆续拿到学士学位、硕士学位与博士学位,他们依然在实验室里洗仪器。10年后,李昌钰当了教授,他们仍在实验室清洗仪器。20年后,李昌钰出色侦办了许多案件,担任系主任及康州刑事化验室主任,他们两位仍在原来的实验室清洗仪器。

      李昌钰认为,世上10大死因中包括心脏病、癌症等等,努力工作则不包括在内。只有懒惰会永远拖住你的后腿,如果你不去努力,你永远无法达到目标。他的格言之一是:永远不要说“不”,要知难而上,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样你才能成功。